税务筹划服务热线:4006-129-229

“三胎”来袭,您的个税有没有什么变化

作者:正玖财务 日期:2021-06-07 18:32:13 点击数:

        生孩子还涉及税收支持政策吗?笔者今天就带你来了解一下,“生孩子”与个税扣除的关系。一对夫妻每生育一个子女,且子女年满3周岁并接受全日制学历教育,丈夫或妻子在作为纳税人缴纳个人所得税时便可按照每个子女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而且,该项政策还可一直延续到纳税人子女读博阶段。

        首先,笔者认为将3岁作为子女教育费用扣除的起点略显偏颇。

  一方面,0—3岁是早期教育的黄金期,也是大脑发育的黄金期,一些非常重要的学前教育内容,如动作、语言、视听觉等在此阶段得以培养发展,很多家庭也在此阶段为子女投入颇多;另一方面,将扣除最低年龄设置在三岁也提高了在个税扣除过程中操作成本。因此,笔者认为,该项个税扣除规定有必要且很有可能会进行修改调整,若能借此机会进一步放开子女教育费用扣除最低年龄限制,也能更大程度地提高生育率、消除贫困、增加对婴幼儿早期教育的重视和投入。同时随着育儿成本逐年增加,光是子女教育扣除是不够的,子女扣除也应当包括子女养育费等。

  参考发达国家所得税扣除制度,笔者发现,德国子女基本扣除包括子女生计扣除和子女教育扣除,规定扣除只能针对未满18周岁的子女,若子女未完成学业,则最晚可以至25周岁;法国子女教育支出分为未成年子女专项扣除和高等教育费用扣除,而其他发达国家如美国、澳大利亚等也均未设置子女教育专项附加年龄起点。我国也可参照取消满3岁为起点的扣除限制。

  其次,我国的扣除限额按照每个子女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存在着一定的优化空间。定额扣除,即无论个人实际支出有多少,采取统一的标准金额来扣,其优势在于纳税人无需证明实际费用的发生,简单明了、易于操作,遵循了便利征管的原则。但前述方式在公平与效率之间主要考虑了效率,因未顾及到地区差异、纳税人家庭差异等因素而显得有失公平,不符合税收能力负担原则,也无法发挥通过教育专项附加扣除调节家庭教育支出的作用。

  从国际经验上看,一些国家采用据实扣除和定额扣除相结合的扣除方式。以美国为代表,纳税人可以选择基本扣除或是专项扣除。在美国,个人所得税法中规定了基本费用扣除限额为12000美元;专项扣除是指计算教育费用的扣除,具体包括学费、书本费等用于学习的费用。这对于我国扣除制度设计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对于据实扣除而言,可以选择据实全额扣除与据实限额扣除相结合。这种方式有利于在提高税收公平性的同时避免扣除制度带来的漏洞对经济生活的过度影响。教育费用可以按应纳税所得额的一定比例、实际支出额、某一固定数额上限,三者中最低的作为扣除额。具体可以参照企业所得税扣除,如职工教育经费按照工资薪金实际支出额的8%为限额,业务招待费扣除按照实际发生额的60%和年销售收入的5‰孰低确定。

  最后,税收优惠作为财税政策工具的一种,适当运用可以实现国家与社会主体的双赢。

  从长远来看个人所得税的税收优惠会通过受教育人应纳税所得额的提高逐渐收回,并且还能增加本国的人力资本和受培训人的收入,为节省家庭开支、推动生育率增长、提升人口素质提供强大推动力。